Living Worldlogo.png

贴吧众翻译版

官方维基版

世界动态的第一季故事从霜与火开始,终止于决战狮城。在这场战斗中,玩家将会揭露整个事件的幕后主使 - 丛林巨龙莫德摩斯。迷失海湾是第一季的预热,引入了很多这一季中的重要角色。在这段时间中,同时也经历了疯王阴影玩具商人提克斯龙典四风集市等等节日剧情。


主要角色

伯拉罕

伯拉罕是一位来自峭壁营地诺恩青年,他是命运之刃游侠伊尔·斯特加金逐日者·伯杰的儿子。他在战场上孔武有力,用强壮可靠的双手保护同伴。作为一名年轻的诺恩,他身上有许多诺恩的特质:野蛮、鲁莽、领导者的魅力,但缺乏那些诺恩因岁月累积而有的特质,例如智慧和知识…总之,与科技有关的东西,得要比喻成动物或天气,他才会更易理解。另外,他对母亲伊尔有着莫名的怨恨。

卡纳克

卡纳克是一位希尔瓦里二代后裔,曾经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受财团雇佣。由于他在希尔瓦里中所处的等级地位,他变得自恋和自傲,他认为自己是人们的英雄,并且做了一些他认为正确的事情,即使是以平民们的生活为代价。目前他对于财团和财团反对他的行为有着深深的仇恨,但也懊悔着他自己过去的行为。

爱伦·齐尔

爱伦·齐尔船长议会的一名人类船长,同时也是狮子拱门狮门守卫的一员。她对于这个海盗天堂的保护意识仅次于她对于血手马格努斯船长的挚爱。她对财团充满怀疑,同时憎恨审判团

卡丝蜜尔·米德

卡丝蜜尔·米德是一名人类,曾经是神佑之城的一名贵族。她热爱魔法,特别是幻术师的能力,虽然她对于人类首都以外的世界并不熟悉。她深爱着玛乔丽·德拉奎,把她当做这个世上唯一的朋友。

美琴

美琴以太之刃海盗的船长,目前受命于绯红·刺荆。她在剑术上卓有成就并思维敏捷。她对于绯红感到巨大恐惧的原因目前无从知晓,但这份恐惧并没有阻碍她对于主人的忠诚。

玛乔丽·德拉奎

私家侦探,昵称乔丽(Jory)。前内阁护卫,现德曼修会会员(几乎不参加活动)。她刻意隐瞒着过去,从不在工作中透漏任何相关信息。穿着一身标志性的黑色服装的玛乔丽以毒舌和保守的思想闻名,从不赞美别人,但对卡丝蜜尔是唯一的例外。

罗克丝

过去全名是罗克丝·择心,像很多夏尔族一样好斗而且富有战略性的头脑。她非常害怕永远作为一名孤斗士生活下去,因此竭尽所能去尝试加入别的战团。这位女性夏尔非常迷信,有着许多奇怪的生活习惯,但仅仅是为了去除霉运。

绯红·刺荆

原名席拉,天才希尔瓦里,掌握了各种族技术,熔火联盟以太之刃扭曲钟表生物和剧毒联盟的总头目,第一季毁灭了狮子拱门的直接元凶。这位希尔瓦里拒绝了苍白之树,反而去探寻她自己的自由,并且她使自己脱离了梦境之梦,和许多绝音者一样。她是疯狂并且反社会的,在毫无顾忌的态度之下做着一切她乐意做的事情。但这种疯狂的外表之下,却隐藏着一颗冷漠的、城府的、残忍而无情的内心。她对于知识给予了极大的赞美,并且通过获得更多的知识,她的思维得以变得开阔。据第一季最终走向可以推断,席拉的疯狂很可能受了上古巨龙的影响,而这条上古巨龙极可能就是第一季结尾苏醒的丛林巨龙墨德摩斯。

泰蜜

泰蜜是一名阿苏拉天才少女,卓加的护卫之一。她在这次事件中非常认可绯红的研究,甚至认为绯红对知识和自由的钻研功大于过。正如她虽然也认同绯红是个疯子,但是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忽略这个事实而选择和她一起合作。泰蜜和其他阿苏拉一样个性傲慢,尤其对把她的身体不便(双腿几乎不能行走)和年龄视为缺点的人从不客气。

故事线

Shadow of the Mad King.png 疯王阴影

Shadow of the Mad King wallpaper.jpg

500年前,一个残暴的科瑞塔国王被他的臣民刺杀。在他的统治下,他的臣民受尽折磨。据说这个国王的尸体被撕成碎片,他的灵魂被打入地下世界,但是每年万圣节的那一天,他都可以冲破封印,重返人间。但是,从上次疯王出现已经过去了250年。冒险者们收到了来自托克船长万圣节邮件,要求玩家帮助德曼修会,而奇怪的大门开始出现在大陆上。德曼休会的泰西学者要求玩家帮忙寻找疯王的传记碎片。她向玩家提供了一项新设备:糖分测试仪,要求你首先对站在她身边的鬼魂西瑞使用。冒险在鬼魂之间传递,搜集线索,并找到奥斯瓦德王子的手札。玩家可以了解到年幼的奥斯瓦德的行为和暴力害死了他的哥哥伊万王子和第一任妻子莉莉卡夫人,同时还有其他的人,一直到他的加冕礼。 同时,遍布泰瑞亚各地的鬼门开始把勇敢的冒险者传送到疯王迷宫,也证实了疯王是确实存在的。泰西学者要求玩家继续寻找第二篇的残页,那本手册上详细记载了他的残暴统治和对他臣民实施的恐怖暴行。 随着搜索的进行,狮子拱门的封印被神秘力量侵蚀,逐步从内部被破坏。最终,封印被疯王粉碎,疯王侵入世界。然而,修会击退了他,冒险者可以进入狂人封神副本与他战斗。玩家的努力让疯王的能量降低,最终疯王被击退,恢复到只能在万圣节才能进入世界的状态。在万圣节结束前,疯王再次来访,带来了他的传统游戏:疯王说

Special Event.png 迷失海湾

The Lost Shores wallpaper.jpg

紧接着万圣节以后,一个带有奇怪标志的舰队出现在了狮子拱门附近。财团来到了这个城市,并开始宣传一个新的旅游胜地。同时,鲸鱼开始冲上海岸线上搁浅,关于海洋巨兽的谣言也开始传开。调查员拉维和她的同伴们到达狮子拱门,开始研究各种奇怪的信息,确认有个大家伙从海洋出来了,正在接近狮子拱门。她拼命的想要向马格努斯船长证实这件事,但是,船长表示除非真的有什么东西袭击狮子拱门或者贸易路线受到危险,不然他什么都不会做。然后卡卡兽袭击了狮子拱门,勇敢的冒险者们击退了入侵,为拉维的克鲁提供了样本,直到他们赶走入侵者。爱伦·齐尔受命去调查事件的原因,而拉维则负责研究击败它们的对策。同时,卡卡兽也在继续攻击格兰霍夫和摩根之跃。齐尔的调查报告引用了冒险者们关于舰队残骸和财团之间的联系。在恐吓了拉维的前男友后,冒险者找到了卡纳克,一名二代的希尔瓦里。我们通知了齐尔把他拘禁。卡纳克作为财团的一员,负责探索一个未知的岛屿,他们被严令禁止与当地的野生动物发生接触,但是他还是在一些数目上发现了枪眼。人类的动作激怒了野生怪物,怪物开始追踪他。同时,冒险者们向米娅娜和虫师询问了关于卡卡兽的信息,知道了这是一个古老的种族,几个世纪以前就开始生活在深海中,但是似乎现在被驱逐到了海面上。冒险者们开始与其他的水生种族,比如鲲艮哈克娃以及蝶翼人了解情况。在提示了Pastkeeper Saballa过去的故事以后,她给了我们一个卷轴,里面记载了她关于卡卡兽的指示。在冒险者通过战斗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后,Gukumatz 帮助我们使用哈克娃炼金术制作了一个强力药剂,而Fahd al'Eshadhi提供了一份卡卡兽壳的样本。这些最终都提供给拉维用作研究。
当卡卡兽第二次攻击时,冒险者们武装了强力的药剂,轻松的击败了它们。齐尔要求卡纳克交代他和财团的罪行,同时在马格努斯的命令下参与了卡卡兽的战斗。她带着冒险者们前往南阳海湾,并且重新占领了海滩,并且开辟了岛上的通道。在半路上,财团脱离出去寻找他们在珍珠岛迷路的探险队。狮门守卫继续向前,并在卡卡岛的Captain's Retreat建立营地,准备最后的攻击远古喀壳虫的战斗。由突击队布置陷阱,由冒险者们找到并把远古喀壳虫从洞穴中引诱出来。在经过了攻城武器的轰击之后,最终冒险者们从摧毁了地面,喀壳虫跌入岩浆内。调查员齐尔和研究员拉维留在岛上学习更多关于喀壳虫的知识,同时帮忙解决后续的问题,但是卡纳克在混乱中逃跑了。

Wintersday achievement.png 冬幕节:玩具商人提克斯的奇幻工厂

提克斯, 一个有名的阿苏拉玩具商人,已经开着他的飞艇环游泰瑞亚来庆祝冬幕节。它将开始在四大主城巡回,最终停靠在狮子拱门一个星期。与250年前的庆典不同的是,不再有德维娜和古兰斯的战斗来决定是否延长6个星期的活动,但是还有其他多种多样的庆典活动。当然提克斯的飞船上还有一些麻烦要解决,玩具们开始暴走了。

Flame and Frost.png 霜与火

See also: 伯拉罕's Story, 罗克丝's Tale
序章
风暴聚集
雷霆
重建

在1326AE年和风季,奇怪的风暴开始席卷席瓦雪山,夏尔和诺恩难民被迫离开他们在旅者山丘和底耶沙高地的家园,辗转前往南方寻找庇护。难民们持续涌入霍布雷克黑烟壁垒狼裔[1]硬石守卫[2]在数周之内都没法从这群受创伤的难民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收集到的信息没有其他任何作用,反而引起了各种误解;很多人说,掘地人需要为这次袭击负责,但是他们看到入侵者使用的是火焰魔法[3]。从地面喷涌而出的蒸汽成为了这些不寻常天气的主因,直接破坏了空气的温度和湿度。但是,蒸汽产生的原因却无从知晓。
随着难民的涌入,更多的庇护站需要建立。更多的难民开始前往狮子拱门,在那里慷慨的捐助者正在城市里发放补给[4]。慢慢的,调查发现财团就是那些慷慨的捐助者,这导致了一些市民开始怀疑他们的用心,毕竟他们的历史并不好看。.[5]。财团打算在南阳海湾为难民们建立一个庇护站。
在最初的试探攻击后,攻击变的更加疯狂,火焰军团夏尔和掘地人的身影越来越普遍。人们开始注意到,火焰军团使用了掘地人的技术,所以关于他们已经结盟的猜测开始成形。很快,幸存者们正是了这个消息,火焰军团和掘地人合力完成了这次攻击。在这个发现之后,对这个被叫做融火联盟的组织的间谍获得也开始展开,开始深入当地搜集信息。黑烟壁垒成立了战争议会[6],来评估当前的形式,并决定后续行动。由于攻击的广泛性,密言教堂和守夜人开始共同对抗这个联盟。密言教堂派遣了一名双面间谍去敌人内部搜集信息,而守夜人则开始搜索他们的基地位置。
在这期间,一名年轻的诺恩人来到了黑烟壁垒,要求协助防御他的家乡峭壁营地,现在已经被融火联盟所占据。但是他被拒绝了,因为夏尔已经都把士兵派遣了出去,没有多余的兵力,而且这个年轻的夏尔,声称他是传奇英雄伊尔和逐日者伯杰的儿子。里特洛克·硫磺石不相信这个诺恩,把他当做一个骗子,并且遣送到了霍布雷克。当伯拉罕到达诺恩首都以后,科纳特·白熊拒绝提供帮助。诺恩首领害怕这个城市成为下一个目标,所以不愿意分兵力出去。白熊决定加强城市的守卫,而不是让人们撤离。后来我们发现,伯拉罕对他的母亲有着不一样的怨念,最后他决定仅仅依靠几个和他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拿回他的家园。尽管最终成功夺回了峭壁营地。但是许多同伴也被带走了。不过,夺回峭壁营地大大增强了大家对抗熔火联盟的士气。

而另一边,在军团战争白热化之时,一名夏尔孤斗士罗克丝[7]正在进行加入硫磺石的滚石战团的入团测试。她被任命去夺回夏尔重要的军事设施:诺兰孵化所。诺兰孵化所是培养夏尔重要攻城武器——攻城蝎子“噬蝎”的重要基地。当罗克丝夺回诺兰孵化所时,大部分蝎子已经死去,罗克丝最后收养了存活的一只幼儿蝎子,取名为“霜咬”,成了她的宠物。
此时战争终于有了进展。从密语教团双重间谍探员布兰杜带回来的情报得知:首先,熔火联盟确实在互借科技和魔法,这使他们变得异常强大;他们在地底往各个方向挖掘,并且不断运送囚犯,有部分甚至被遣送去测试不稳定的武器。[8]但随着向地底挖掘越来越深,联盟出现分歧[9],烈焰军团的夏尔们不喜欢如此深的地底,他们觉得离太阳太远。[10] 但是,让这两股势力突然联合在一起的背后势力依然还是一个谜。[11] 几个月后AE1326年凤凰季30日,守夜人宣布终于锁定了熔火联盟基地入口,发动总攻击的时刻来临了。在伯拉罕和罗克丝的帮助下,英雄们攻进了熔火联盟的总基地,彻底摧毁了他们的武器设施(这段就是著名的霜与火副本,目前此副本已作为在迷雾碎片的挑战之一)。 而此前神秘蒸汽的起源也正是因为他们在地底使用火科技的挖掘。在战争获得胜利后,从熔火联盟俘虏的审讯中得知,背后指挥他们联合的人既不是掘洞人也不是烈焰军团的人,而是一位泰瑞亚大陆的居民!但是这个人是谁,现在去了哪里,都不得而知。

Super Adventure Box.png 超级冒险盒

墨托,阿苏拉天才,来到了拉塔索姆展示他的最新发明:超级冒险盒。他把它当做一个娱乐设备,并且向多个有兴趣的组织提交了融资申请。然而,墨托也欢迎冒险者们来体验试玩这个游戏,看看谁有能力突破全部三个世界,不过很遗憾,目前世界2也只有试玩版。

Secret of Southsun.png 南阳海湾的秘密

The Secret of Southsun wallpaper.jpg
另见: 南阳湾背景故事:欢迎来到天堂岛

霜与火事件结束后,财团的商人准备把收容的难民们(他们已经有点在监狱的感觉)送到南阳海湾上去安置。[12]其实财团的目的是把难民们送上岛去开荒,[13]把南阳海湾打造成贵族和旅客休闲旅游之地。难民们纷纷发现他们要被逼签署不平等条约,而且不能自由离开岛屿。除了一部分难民妥协了外(大部分是诺恩[14],因为他们无家可归),剩余的难民与财团的矛盾日渐增大。 这时一名重要的女角色出场,雄狮守卫爱伦·齐尔,由于狮子拱门接下来有重要的庆典要举行,她被玛格努斯队长派遣去处理这个事。但是齐尔在合同上也找不到财团决定性的犯罪证据,无法直接处理。另外财团派来的阿苏拉副董事:挪尔,开着他的魔像机器人工作魔像,不断压迫难民并且使用暴力镇压难民们的不满,导致暴动日益升级。这时候已经有了不少因为财团宣传阳光与海滩来到南阳海湾度假的贵族,齐尔也有任务负责他们的安全。贵族有一名金发女贵族名叫卡丝蜜尔·米德,是一名人类主城神佑之城的贵族,但其实她是受私家侦探玛乔丽·德拉奎所托混进来调查真相的。[15]

南阳海湾的开荒者们还遭到了野生生物的袭击。这些生物此前没有攻击性,调查员乐维为了调查这些异变也来到了南阳海湾。经过调查,她发现这些异变的源头是一种植物毒素破坏了生态系统,而这种技术与希尔瓦里使用的极为类似。

同时其中一名暴民亨丽卡找到了齐尔,向她坦白了南阳海湾暴动是一位神秘希尔瓦里怂恿的。齐尔很快推断出,这名希尔瓦里极有可能是那位非常了解南阳海湾同时又对财团有深厚怨恨的人:卡纳克。

Secret of Southsun.png 南阳海湾最后一战

Last Stand at Southsun wallpaper.jpg
See also: 卡纳克的故事: An After-Hours Meeting

卡纳克是AE1325年远古喀壳虫死后从雄狮守卫手中逃跑的逃犯,在南阳海湾里藏身已有半年,非常擅长游击战。他也被财团因为背叛罪通缉追杀。在艰苦的野外环境和被一直追杀的折磨下,卡纳克的外貌发生了变化,外表颜色变得更深色,外貌也更凶恶。[16]
在熔火联盟事件时,卡纳克非常同情难民们,还在守夜人进攻熔火联盟的时候暗中出手相助。他以手上一个熔炼的护甲为标志,将自己视作人民的英雄。另外,由于财团的挪尔将上年发生的一次事件全部责任推给卡纳克,而杀手也是挪尔派出的,所以卡纳克对挪尔有极深的怨恨。
卡纳克找到财团的前副董事布宁(在去年的财团事件中由于向雄狮守卫透露关键情报被降级[17]),向他打听挪尔的下落。当得知挪尔就是南阳海湾压迫难民的元凶时,卡纳克留了布宁活口,只是偷走了他的魔像。[18]之后在南阳海湾怂恿暴动,拯救人民顺便报复挪尔。
话题回到齐尔察觉卡纳克在南阳海湾策划一切后,很快调查队就查到了他藏身之处并把他抓住。齐尔很奇怪,为什么明明逃脱了的逃犯还要回来故意干涉事件;而因为卡纳克把自己视作希望的象征,希望能帮助难民们(尽管只是以暴制暴)。他觉得,只要他能帮助难民们把那些不平等的合同摧毁,这些牺牲是值得的。同时卡纳克也知道只要他开始行动就很快会被抓获,为了达到目的,他就让感染了的喀壳虫们去攻击财团每一个可能存放合同的据点。这就是南阳海湾暴动的真相。
得知了卡纳克的计划后,齐尔就以把合同送回狮子门为由集中起来装上了货船,然后暗中制造了一场爆炸,一次把合同摧毁了。事后齐尔把爆炸说成是卡纳克干的。总而言之难民们也因此而自由了,南阳海湾事件终于告一段落。只是除非能找到彻底清除植物毒素的方法,不然野生生物的威胁无法解决。最后,雄狮守卫们把所有贵族撤离出南阳海湾。

Dragon Bash (achievements).png 龙典

Dragon Bash wallpaper 1.jpg
Dragon Bash wallpaper 2.jpg
See also: Marjory's Story: The Last Straw

AE1326年,为了纪念那些对抗上巨龙的不屈灵魂而举行第一届龙典。这个节日参考了过去的凯珊龙节,但是又融入了点现代的元素,船长议会负责主持这次庆典,目的是为了庆祝从过去到现在以及将来对抗巨龙所获得的胜利。整个城市将张灯结彩,夜晚将会有烟火活动。不过对这个节日也有传出不和之音,部分人认为这样滑稽的节日毫无意义,人们更应该记住那些在与巨龙的抗争中牺牲的英灵,而非什么庆祝胜利。也有人觉得这样的庆祝是种浪费,城市本身的问题如失业问题也还没解决。

其中一项主要的活动叫 龙珠竞技场,是一个叫菲诺拉的植物人筹办的竞技场。她从黑烟壁垒的灾祸竞技场得到灵感,在沃拉克的帮助下筹到足够资金并且成功吸引船长议会把这个竞技场纳入了龙典的一部分。 庆典的重头戏是点火仪式,点火仪式上盛大邀请了各个种族对抗巨龙的代表出席。但是在仪式开始前,雄狮守卫们收到了来自神秘人(组织)“E”的信息,告知仪式会受到威胁,并且神秘人“E也会看情况干涉。

仪式开始后,玛格努斯首先介绍了三位船长议会负责点火仪式的官员:安妮•里德船长托克船长还有西奥•阿什福德船长。接着是各大种族的代表,他们都是在对抗巨龙战斗中牺牲英雄的家眷。这时点火仪式也准备开始,但果然如传闻中的那样一股奇怪的电流瞬间引发了一场爆炸,现场一片混乱,夏尔族的代表盖瑞特•琥珀罩以及船长议会的三名官员也因此受伤。[19] 雄狮守卫马上由调查员爱伦·齐尔带领赶到了会场,在一片混乱之际,一位女性突然出现并且表示愿意帮助救援受伤的代表和官员们。于是三位官员被抬上了一台牛车送到马里纳堡垒治疗。而在这场袭击中,很多代表也逃离了现场。[20]

不幸的是,不久后就传来了西奥•阿什福德船长伤重不治的死讯。[21]洛根也加入了行动队伍,他来到了神佑之城的“死胡同酒吧”——黑衣女死灵侦探玛乔丽·德拉奎的酒吧。洛根向玛乔丽解释道,阿什福德船长是他的老朋友,他一定要找出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并慷概地雇佣了玛乔丽介入调查。另外从这段剧情也得知玛乔丽曾经是内阁守卫的一员[22],并且在一次调查一个小孩被杀案中,她曾被这个“E”从后擒住[23],但是也没有看到真凶的面孔。玛乔丽表示她感觉这个世界已经受到了某股力量的威胁,只有大家团结一致对抗他们才能解决最近发生的诸多事件。玛乔丽在那次遭遇后也会经常收到神秘人E的信息。

到了狮子拱门,玛乔丽找到了齐尔并且帮助她开始调查这次事件。在齐尔批准了她介入后,玛乔丽拿出一个塔西曾经在万圣节用过的“塔西盒子”来检测能量波动。从检测中证实了一件事:这次的爆炸确实是人为的,而非意外。从受伤的夏尔族代表身上也找到了一种特殊的魔法残渣,于是玛乔丽也继续用塔西盒子来检测到底现场谁身上还有类似的物体。结果出人意外:在那位自愿治疗伤者的女性中检测出了相同的魔法能量。这名幕后真凶的名字叫美琴,她告知了众人策划这次爆炸的目的是为了杀死一个官员从而让船长议会空一个位置来。正当守卫们准备逮捕她时,她的以太之刃们出现了。最终美琴成功逃脱。

Sky Pirates.png 泰瑞亚的天空海盗

Sky Pirates of Tyria wallpaper.jpg
另见:激战2背景故事 以太之刃调查报告

在龙典的暗杀行动之后,爱伦·齐尔开始组织进行对于整个暗杀行动以及幕后黑手美琴的调查。作为对于暗杀行动的回应,雄狮守卫的领导者血手玛格努斯决定继续庆祝活动。与此同时,美琴手下的以太之刃们开始在泰瑞亚各地散落全息投影仪

一天以后,爱伦·齐尔总算和雄狮守卫们一起,找到了美琴与她手下的以太之刃位于狮子拱门一个瀑布后面的老巢。[24] 之后英雄们和雄狮守卫一路冲杀进去,一边爬楼一边干掉了无数的以太之刃,还有与他们狼狈为奸的审讯团。最后,英雄们在悲伤之海边上的一个山顶上找到了美琴和她的副官霍瑞克。在他们的对话之中,英雄们知道了一个名为“绯红”的幕后黑手,以及暗杀事件的目的——为在船长议会中给绯红的手下获得一个位置。一番激战之后,英雄们打败了美琴和霍里克,并把他们抓了起来。

在之后对于以太之刃首领们的审问之中,爱伦·齐尔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在对于以太之刃底层成员的审讯中,英雄们得知以太之刃的飞空艇,全都是审讯团出钱又出技术的功劳。在结合了从契约团偷出来的飞空艇与审讯团特有的风魔法以后,以太之刃的飞空艇能够自由的翱翔于天际。


数日之后,第二个以太之刃秘密基地也在狮子拱门之外被发现了。在这个充满着制作失败的飞空艇残骸的基地之中,能够一路蹦蹦跳跳直至最深处的勇士们,会获得一个名为“轻松解密”的成就。[25]这个基地的发现,也表明了以太之刃的规模其实比英雄们想象的要大很多。与此同时,在狮子拱门之中,英雄们得知了由于船长议会中被暗杀的那位的继承人已经在几周之前死掉了,所以船长议会空出来了一个位置,并在一段时间之后会进行一次公开选举来填补上这个空位。血手玛格努斯将一艘以太之刃的飞空艇赠与了爱伦·齐尔,并提名她作为候选人。

Bazaar of the Four Winds.png 四风集市

Bazaar of the Four Winds wallpaper.jpg
Bazaar of the Four Winds wallpaper 2.jpg
其他可见:小故事 风裔的旅途

在欧尔遗迹升起之前的时代里,预言家巨龙格林特将一些矮人叫到了一起,任命他们为她遗产的保护者,这群矮人被称为兄弟会。在1078AE矮人被变为了石头之后,他们不再能够继续保护格林特的遗产,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保卫遗产的任务交到了人类手中。当格林特在1320AE被上古巨龙克拉卡托杀害之后,她的仆人们徒步跋涉到了她遗体的所在地,去阻止那些渗透进她遗体的魔法落入坏人之手。在那里,他们发现了天相,并由此决定修建一个和风圣所,由此他们可以生活在云层之上并平静的学习天相
 在和风圣所之中,风裔们周游世界,寻找不同的文明进行贸易,他们限制了大多数材料和其他东西的入口,由于他们生活在天空之中。但是,他们的流动性让他们获得了一些有异国情调的商品,也因此他们的四风集会总是能够吸引许多的注意,无论他们是在哪个码头。集会总是在一些偏僻的地方进行,并且绝不会停留过长的时间,也因此避开了当地监管者的注意。因为这个原因,和他们零星不多的来访(许多位于大陆北部的人一直认为他们是个谜,并且直到最近也没有希尔瓦里踏入过他们的圣所),他们总是有一种快节奏的,包容一切的气氛。此外,圣所上中立的和平的环境,意味着它是一个商业和政治活动理想的地点。
1326AE,风裔们驾驶着他们的“和风圣所”来到了泰瑞亚,吸引了全世界各地的商人聚集到此,展开了世界上最大的黑市“四风集市”。四风集市是一个非常黑的市场,这里有许多奇特和稀有的商品货物,并且价格比世界各地首都供应商的要低很多,也因此有效的削减了供应商们的贸易额。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作为非法贸易活动的集会受到了许多当地机构,比如守夜人的阻拦。但是,作为海盗港口的狮子拱门却得到了集会将会来临的消息,并且集会也公开并被接受了。为了避免被抓,集会建立在了一个与整个泰瑞亚都不同的位置,而集会建立的消息也非常的突然。集会坐落于悬崖峭壁,这个拥有各种陡峭悬崖的地方。

Cutthroat Politics.png 割喉政治

Ellen Kiel wallpaper.jpg
Evon Gnashblade wallpaper.jpg
另见: A Shipwreck: How Ellen Met Magnus, Short Story: Evon Gnashblade Disembarks

斗龙祭上西奥•阿什福德船长被暗杀导致狮子拱门的船长议会出现了一个空席位。血手玛格努斯船长提名爱伦·齐尔作为新的成员。但是黑狮交易商会董事伊凡•咬刃也毛遂自荐。这引起了两人的冲突和竞争。玛格努斯告诉齐尔,要想在这场竞选中取得优势,她需要和风裔们达成贸易协议。[26]咬刃偶然听到了这番谈话,也决定去和风裔达成贸易协议。谁能优先搏得这一协议,成了当选的重要因素。当然,无论谁当选,都无法离开玩家们的帮助!

在选举期间,一些关于爱伦·齐尔童年时的历史被挖掘了出来。据透露,在爱伦童年时,她的双亲死于一场船难,并且她被雄狮守卫救助,特别是玛格努斯。这使得爱伦将玛格努斯视为了她的父亲,并绝不会让他失望。她欠玛格努斯一条命。同样的,关于咬刃的历史也被挖掘了出来。人们发现伊凡原来是来到狮子拱门的灰烬军团的一名士兵,在他二十岁时,而当时他战团的任务是在黑狮交易商会的旗帜下敲诈狮子拱门的平民。伊凡认为这个计划的效果并不会太好,[27] 并因此杀掉了他的战争统领,并由此开始“适当的”建立黑狮交易商会,开始了他新的战斗

后来的结果我们都很清楚,在全世界玩家的票选下,爱伦·齐尔当选为了船长议会的新成员[28] ,而她后来对于奇术新星反应堆爆炸的调查研究,也确实有所发现。她发现这个地方的爆炸是由于审讯团对于混沌能量的研究而产生的,并且是绯红·刺荆命令审讯团进行研究的。而实质,这里的混沌能量是巨龙能量,也因为绯红·刺荆在这里对巨龙能量的发现,使得她开始在全世界探测魔径的踪迹。

Queen Jennah's Jubilee.png 女王庆典

Queen's Jubilee wallpaper.jpg
See also: Short Story: Delegation

316AE,在收获季的第44天,珍娜女王加冕为科瑞塔女王,继承了王座,到了1326AE的同一季,珍娜女王为庆祝她在科瑞塔执政的十年,举办了一场周年庆。在女王的命令之下,在神佑之城西部的“大崩溃”(那个大坑)修建了一座高耸入云,狮鹫样式的阁楼,象征着科瑞塔权力之巅,定名为皇冠高阁[29]虽然庆祝活动是冠以珍娜女王执政十周年为主题,但是女王也希望通过周年庆传达给其他诸国一个信息:人类并没有没落。[30]整个泰瑞亚世界各个种族各个国家应邀的大使们都对人类文明传承的精巧和新颖感到惊讶。
联同皇冠高阁,人类官方同时还展示了人类科技水平又一次飞跃的结晶:守望骑士机器人.[31]虽然类似于魔像,但实际上它们是根据控制者的命令而行动。它们得名于类似于钟表内的飞速旋转齿轮的内部构造,并且它们也被称之为“哨兵”。绝大部分傀儡师使用魔法来控制他们的魔像,而哨兵则是通过用幻术发出的口头命令来对行动进行控制。这些哨兵被用于整个皇冠高阁的警戒安保,同时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皇冠高阁下方,一个如同被车轮辐条分割成六个独立区域的圆形竞技场是女王周年庆最引人注意的地方,这六个区域每个都代表着科瑞塔曾经历过的艰辛时刻:烈焰军团强盗食人魔毁灭者海盗半人马。把这些有意识感情的生物们关起来竞技是非常危险的,同时也是不人道的,因此哨兵们有了展示他们第二个功能的舞台,通过幻术和幻觉变换成这些生物的形态。
随着大部分大使的陆续抵达,开幕庆典在珍娜女王的主持下开始了,女王为竞技场揭幕,这昭示着科瑞塔将在黑暗中坚挺过来,就如同哨兵和它为人类引领的科技飞跃一样。在开幕式上,没有人看到有诸多丑闻的内阁守卫,女王禁止他们进入举行庆典的皇冠高阁。科瑞塔的众多勇士们在女王的召唤下抵达了现场,他们要在庆典上测试哨兵们的力量,这些勇士中包括鲜血军团的里特洛克·硫磺石。

然而,这位鲜血军团护民官把进入竞技场的使命交给了带回伯拉罕的罗克丝。最终,女王选择了她个人名义下的炽天使团的团长洛根·萨克里去独自面对哨兵们。随着光刃组织的阿妮丝女伯爵的幻术魔法,哨兵们开始连续不断的变换形态,不过洛根游刃有余的招架住了哨兵。正当一切结束之际,哨兵们突然以洛根老朋里特洛克的形态回到了战局。[32]而当阿妮丝试图停止哨兵时,她发现她之前的指令已经被覆盖了。同时,以太之刃的天空海盗们如同雨点般从天而降进入庆典会场,并在竞技场周围引起了混乱。在与以太之刃们的战斗中,阿妮丝推断出那个覆盖了哨兵信号的神秘人肯定在庆典现场。而后她注意到一个神秘人物躲藏在会场群柱中的一根之上。在接到女王的命令后,罗克丝尝试用她的弓箭击落那个神秘人,但是仿佛是在和年轻的大猫玩耍般,神秘人在群柱之上不停使用的传送术,让所有箭支落空。
尽管如此,经过了不断的尝试后,罗克丝终于击中了对方,神秘人在中箭后慌张的逃离了。

Clockwork Chaos (achievements).png 疯狂发条

Clockwork Chaos wallpaper 1.jpg
Clockwork Chaos wallpaper 2.jpg
其他可见:小故事 绯红看到了什么?

经历了那位神秘人和以太之的袭击后,炽天使团出于安全考虑建议女王取消庆典,然而光刃坚持认为袭击者的目的就是阻碍庆典的举行。女王最终决定继续庆典,因为她认为关闭会场会让其他种族认为人类已经衰败(女王庆典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向外界展示人类势力依旧强大)。为响应女王的决定,以洛根·萨克里为首的炽天使团开始了一系列调查,并增加了城内的巡逻兵。

在神佑之城当局对恐怖袭击的高度戒备下,直到闭幕式为止庆典活动都平安进行。然而,在闭幕式上女王珍娜开始进行她关于人类决心、团结和力量的演讲时,袭击者再次现身。这次袭击者放下了兜帽并向全世界展现了自己的容貌。袭击者是一名自称绯红·刺荆的女性希尔瓦里,她嘲讽了人类的“坚韧”和“信念”并且宣言科瑞塔的人类势力其实非常脆弱。为了证明她的观点,绯红·刺荆以某种手段控制了科瑞塔的守望骑士,并且将这些守望骑士变化成了一种扭曲而骇人的机械。

当闭幕式会场因为这些恐怖的机器人而混乱不堪时,绯红·刺荆宣布会场上埋设着“助兴用”的四枚炸弹,紧接着她便开始对女王的绑架。绯红·刺荆向女王所在的演讲台发射了一枚爆裂弹,领主费伦冲上前去尝试解救女王,但随后发现庆典会场上的女王实际是一个幻术克隆。阿尼斯制造了这个幻术克隆用以诱捕威胁庆典的神秘逃犯,计划是成功的,但由于领主费伦对于这个计划一无所知,他被卷入了演讲台的爆炸而掉入了皇冠高阁的竞技场层。[33]

在这段时间里,炽天使团成功的解除了庆典场上的四个定时炸弹,但绯红·刺荆的恐怖袭击并未告一段落,她引爆了位于居民避难所的第五枚炸弹,这枚未被发现的炸弹造成了严重的伤亡。在爆炸后,绯红·刺荆转移到已经空无一人的竞技场层,将自己和一群人质锁在了里面并继续向女王挑衅。在混乱中,炽天使团四处寻找进入竞技场的通路,但光刃则建议进一步加强对绯红·刺荆其人的调查以应对她难以预测的行动。沃尔普——一位来自拉塔索姆的密使发现绯红·刺荆是通过传送进入竞技场的,而这一传送技术与阿苏拉传送技术极其相似,他由此推测:通过对绯红·刺荆散布在科瑞塔大陆的传送门进行逆向工程,可以使这些传送门重新定向至竞技场。

随着调查的继续,更多关于绯红·刺荆过去的讯息浮上水面:众所周知,从苍白之树上觉醒后,希尔瓦里会连接上一个不断变幻的的复杂网络,这个网络会为新生的希尔瓦里命名,赋予他们使命,并影响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席拉也被苍白之树赋予了她的使命。但与其他希尔瓦里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不同,席拉对于苍白之树安排自己的人生十分不满,她选择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经历了8年的学习,这个叛逆的希尔瓦里离开了圣林之地。她成了一名独立学者,最初,她前往霍布雷克学习代表了诺恩文化的锻冶技术,她被一位名为贝格拉斯的诺恩收为学徒。贝格拉斯教授她锻造和冶金的基础知识。但和在圣林之地的八年学习一样,席拉在诺恩首都学到的知识并不能满足她的求知欲。尽管贝格拉斯极力挽留,她还是离开了霍布雷克。接下来她去了夏尔领地,在莎该——一个夏尔军团工程师处学习枪炮技术。但和从前一样,夏尔的技术也不能满足席拉,在学习了一些基础知识后席拉最终决定前往拉塔索姆,希望能在那里学到她所希望学到的东西。

想要进入拉塔索姆的阿苏拉学院对于那些非阿苏拉种族的人来说是件难事。然而在席拉展示了一些基础的魔像技术后,她被允许参加一些简单的动力学课程以评估她的能力。席拉相信她是因为自己的能力而被学院接受,但事实上,阿苏拉们接受她是因为他们对希尔瓦里这个智能植物种族感兴趣。两年内席拉的表现非常优秀,她完成了简化动力学与静力学课程。当学习到协同学时,席拉发现这个学科的范围十分广阔,与她无止境的求知欲十分相配。欧麦德—协同学的首席学者,亲自传授她永恒炼金术的理论和应用基础。席拉认为永恒炼金术是连接现实本源的关键,但她的理论并未被秘法议会所接受。席拉对此并不关心,她已经离开了阿苏拉们死板的学院,她加入了审判团—一个让她可以学习那些阿苏拉学院避讳之物的地方。后来欧麦德在席拉研究哈克蛙时找到了她,欧麦德赞同她的观点并希望进一步拓展席拉的理论。他们共同研究,并准备按这一理论进行试验,欧麦德认为这一试验将会使意识超越自身的身体进入世界本源之中。

席拉热切的期待这个独立实验进行,她认为通过这个实验她将得以一窥世界的内部架构。设备最终建立完毕,在实验机器中,席拉看到全宇宙的全息铺展在她面前,然后是泰瑞亚星球,但是很快她就听到了苍白之树劝告她不要继续的声音,苍白之树告诫她:尝试理解世界本源的举动会最终释放世界本源的力量。席拉眼前的景象随后变成圣林之地的苍白之树,无数的荆棘包围着苍白之树的躯干,[34] 席拉意识到这些荆棘就是她自己。理解了席拉目的的苍白之树试图再次劝说席拉,告诫她如果不遵循自己的使命,席拉会最终迷失并且遇到危险。 幻象结束后,席拉蜷缩在实验机器中不停颤抖。在清醒后席拉告诉欧麦德她看见了“一切”,随后她宣言她的名字是绯红·刺荆并杀死了欧麦德。

通过研究从各地传送门中收集的信息,沃尔普最终成功的将绯红的传送门逆向定位到了皇冠高阁。这位阿苏拉密使得出了结论:绯红使用了与蒸汽生物相同的传送手段,然而无人知晓为什么绯红能使用这种技术。炽天使团最终通过传送门到达了竞技场并解救了一部分人质,但绯红早已准备好逃脱手段,乘坐着以太之刃的海盗船从众人面前逃走了。

Super Adventure Box.png 超级冒险盒第二季:重返校园

Super Adventure Box- Back to School wallpaper.jpg
See also: Short Story: Shadowbox

Moto and his Super Adventure Box return with a set of three new levels to conquer and explore.

Players learn that Moto was kicked out of his last krewe. Whether he vandalized their project before or after leaving, whether he did it himself or has a guardian gremlin, is unclear. However, similarly inconvenient things tend to happen to people who cross him.

Moto continues to have a gigantic crush on a female ex-krewemate (the Princess in the SAB is modeled on her) and unreasoning rivalry with a male ex-krewemate (who serves as a model for the villain in SAB).

Those who made it to the end of World 2 in the SAB were able to preview the first zone of World 3, where a "genie" promised they would win the game if they sabotaged Moto's old krewe's current project. While doing so, the player can learn of the continuing rage of Moto's old rival, the sad bitterness of his old flame, and of the krewe's ongoing history of research into teaching technologies, one of which may be responsible for Moto's odd behavior. If the player discusses their sabotage with Moto, Moto suggests they've been playing too long and should perhaps take a break.

Tequatl.png 吞噬托崛起

Twilight Assault.png 暮光突袭

Twilight Assault wallpaper.jpg
其他可见:小故事 暮光将至

在得知了以太之刃与绯红的关系之后,雄狮守卫们开始对他们双方进行详细的调查。与此同时,以太之刃也在谋划着对于雄狮守卫的复仇行动。1326AE,巨像之月。雄狮守卫们得到了情报,在晦暗海岸的暮光之根发现了以太之刃的行踪。在血手玛格努斯的命令之下,他们组织起了一次突袭,目标直指绯红在暮光之港中新建起的要塞。英雄们在与雄狮守卫一起进攻要塞的时候,遇到了前命运之刃成员凯西。凯西曾在席拉离开母树之前见过她一面,然后绯红告诉凯西她知道一些将会改变这个世界的秘密。于是她决定和英雄们一起进去一探究竟。
于是英雄们顶着各种绯红幻影的嘲讽,从正面一路杀了进去。与此同时,凯西从侧面潜入了这个设施的内部。在逐渐攻占的过程中,英雄们发现这个建筑是以太之刃们用来训练新人和建造飞艇的地方。当英雄们一路打到最后,接近设施核心的时候,凯西被以太之刃们困住了。在英雄们战胜了那个树人与蒸汽生物的混合体发条之心以后,救出了凯西,毁掉了建筑,但发现绯红其实并不在这个建筑之中。她只是一直在通过幻象嘲讽而已...


The contingent was able to get past the diminished defences of the Nightmare Court[35] before being stopped by a holographic message. The hologram depicted 绯红 as she taunted the Lionguard and mainly Caithe. It didn't take long for the stronghold’s security system to take note of the Lionguard contingent, however Caithe was able to use the distraction to sneak past in the shadows.[36] The team was met with heavy resistance from 以太之刃s, and curiously steam creatures. Throughout the experience, the holograms[37] continued to jibe and berate the Lionguard, however, the group was able to pass through into the stronghold. It was discovered that the area was used by the 以太之刃s to train and build airships. The 以太之刃s also showed an unusual amount of loyalty for pirates. As the group reached the airship stations, a hologram greeted Caithe with pre-recorded messages taunting her of secrets that not even Faolain knows.[38] They also learnt that the 以太之刃s were able to reconfigure the hologram technology to be used as bombs. It was also discovered that the 以太之刃s showed great fear for 绯红. As the contingent attempted to fight against the holographic enemies, the real 以太之刃s were able to capture Caithe, under 绯红's suggestion of where she would attempt to access the stronghold. How she knew where Caithe would be, is yet to be revealed.

Within the heart of the facility, 绯红 continued to berate the now incarcerated firstborn. As Lionguard contingent got through the main room, they discovered 绯红 experimented on an oakheart with machinery and cogs, akin to the Watchknight sentinels. The small group was able to shutdown the system, as the main Lionguard force swarmed into the stronghold easily. It was discovered 绯红 was not inside the Arbor; only communicating with her crew through holograms. Nevertheless, the Lionguard closed down the operations and did damage to the 以太之刃 pirates.

Blood and Madness.png 血雨腥风

Tower of Nightmares.png 噩梦之塔

Tower of Nightmares wallpaper.jpg

1326AE,巨像之月,凯席斯山变得不再平静。当地居民开始反应利维坦湖中开始被大雾笼罩,无法进入。密语教团以及德曼修会组成了联合调查小组,开始对湖中的事件进行调查。调查表明,当地的蛇妖们在大雾开始笼罩以后表现的异常活跃,至于大雾本身,看起来像是一个强力的幻术虚影。为了查明真相,他们请来了幻术师卡丝蜜尔·米德和侦探玛乔丽来协助调查。
在经过两周的调查之后,卡丝蜜尔证实了这个大雾确实是一个强大的幻象。在反制掉这个幻像以后,大雾渐渐散去,露出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塔楼。与此同时,蛇妖们开始向调查营地进攻。在进攻的过程中,他们大量播撒了一种强力制幻毒剂。吸入毒气以后,大部分人在战斗的时候把身边的队友误认为是半人马一类的敌对生物。艰难击退半人马的进攻以后,玛乔丽表示自己不想再进行调查下去了想回家,但是被卡丝蜜尔以“这个塔防卫如此森严里面一定有好东西”为由说服了继续调查下去。
随后,契约团在雷霆山脊建立了一个前线营地,来对此事件进行研究。他们很快便发现,这个塔楼在不停的向着本地释放着毁灭性的毒剂。这些毒剂可以对本地生物造成群体性的幻觉和虚弱。几个小队的研究人员被派去探查塔的内部,但从此再无消息。于此同时,这个塔开始向湖边的其他地区喷洒会释放毒气的藤蔓种子, 从而迫使契约团必须不断清理这些植物。在进行清理的过程中,一位德曼修会的学者爱拉·玛凯发现,蛇妖们与噩梦之庭达成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同盟关系。后续研究发现,在移动到人类居住的浅水区之前,蛇妖曾是一个强悍的深海种族,并在海底建立了由众多高塔所组成的城市。根据玛凯的理论,蛇妖们想通过建立这个同盟来寻回他们昔日的力量。换言之,曾经消失很久的蛇妖先知将再一次回到他的种族之中,带领他们走向兴旺。(每一位蛇妖先知都是远古时期蛇妖之王,具有不同寻常的强大力量。)不仅如此,玛凯还断定噩梦之庭与蛇妖的联盟,只是多族联盟的冰山一角。

The Nightmares Within.png 噩梦深处

The Nightmares Within.jpg

在发现解毒剂之后,契约团立即合作设计并制造出了防止毒雾的空气净化装置并放置在了噩梦之塔的周围。但这并没有完全阻止住毒雾在凯席斯山地区的传播,相反,由于毒雾释放量的增加,周围居民们的幻觉现象反而进一步加重了。而在塔内,虽然借助空气净化装置的作用并且在通晓幻术的卡丝蜜尔的引导下,联军们得以一步步地突入核心区域,但这个过程依然是伤亡惨重,而收效甚微。
随着探索的逐渐深入,联军发现噩梦之塔不是一个单纯的要塞或堡垒,而是一座包裹并保护着巨型植物的环型围墙。很明显,这棵还并未成熟的剧毒植物就是毒雾的来源。在探索之中,众人不但要面对的蛇妖和噩梦之庭所组成的剧毒联盟,还要对抗不时出现的以太之刃,熔火联盟还有发条机器人们——这让玛乔丽再一次确信,绯红就是此次事件的幕后主使。与此同时,德曼修会的学者玛凯也有了新的发现:蛇妖加入剧毒联盟的原因是他们收到了传说中的“先知”的信物——方尖塔碎片。这些方尖塔碎片(obelisk shard)散布在科瑞塔各地的水域中,它们和血石拥有着同样的魔法辐射波动。
在玛乔丽和卡丝蜜尔等人的带领下,联军们越来越接近塔的顶端。玛乔丽打算在塔顶向剧毒植物注射她研究出来的解毒剂,从而终止了毒素在周边地区的蔓延。在探索噩梦之塔的进程中,联军们也发现并非所有的蛇妖都赞同复活他们的先知,小部分蛇妖在噩梦之塔内甚至发生了族群内的冲突。最终,在一队人马抵达了噩梦之塔的核心后,这一回,绯红终于现身在玛乔丽和卡丝蜜尔的面前。这个疯狂的希尔瓦里一边神神叨叨地咒骂众人,一边从核心处里取出一个噩梦植物的种子,吹嘘着自己的种种杰作。
就在此时,天花板上的一个巨茧肿胀并爆裂了,一只年轻的蛇妖从巨茧中诞生并向入侵者发起了攻击。混乱中,绯红则逃之夭夭,而众多蛇妖纷纷涌入,不惜一切地保护着这只破茧而生的蛇妖——它们相信它正是种群失落许久的先知。在短短的几分钟里,这只杂交的蛇妖便以令人惊异的速度成长,且因同时兼备蛇妖和希尔瓦里的血统,它的身上生出了叶子和棘刺,变得越发强壮和危险。不过它并非不可战胜的,一场激烈的搏杀过后,伴随着它临死前绝望的呐喊:“不!!我们的族群不可能灭绝!!”这个危险的生物终于还是被英雄们击败了。它究竟是不是所谓的“蛇妖先知”呢?对于一具尸体而言,讨论这些已毫无意义。

战斗告一段落,玛乔丽尝试将自己准备好的解毒剂注入噩梦之塔的核心——那株剧毒植物之中。然而解毒剂的效果不如预期,这株剧毒植物实在太强韧了,它迅速地生成抗体,中和了解毒剂。

但玛乔丽的努力并非徒劳,她找到了这株植物的心脏,并同时发现了一条通往噩梦之塔密室的通道。在这里,盟军们发现了绯红在对熔火联盟、以太之刃、守望骑士以及剧毒联盟等诸多同盟进行研究时残留的诸多痕迹(如噩梦植物的幼苗能免疫高温的原因,女王周年庆典上暴走的守望骑士之谜等)。在将绯红的各种研究残片放入现场的一个熔炼炉后,一个能量体被从中提炼出来,玛乔丽将这一能量体和自己所携带的解毒剂再一次混合,新的解毒剂诞生了。
这一回,噩梦之塔无力抵御新的解毒剂了,随着新的解毒剂被源源不断的注入它的心脏,剧毒植物开始呻吟,噩梦之塔的表层逐渐剥落,这座巨大的塔楼终于在一阵冲天巨响中崩溃了。

巨塔的崩溃再一次波及了凯席斯山,许许多多的居民流离失所,他们迫切的需要新的安居点。契约团和雄狮守卫不得不花费巨大的精力来安置他们。而在雷霆山脊营地,玛乔丽、卡丝蜜尔与赶来的援助的罗克丝和伯拉罕也首次见面了,与绯红抗争的使命让命运之刃2.0的几位成员陆续走到了一起。另一方面,科瑞塔大陆上陆陆续续地发现了许多管状的能量探测器,毫无疑问,正是绯红将它们散布在世界各地,源源不断的从大地中汲取着能量。绯红究竟还有着怎样的阴谋,阴霾笼罩,这片大陆依然危机重重。

Fractals of the Mists (achievements).png 断裂!

As the Tower of Nightmares was being filled with anti-toxin, the now-elected Captain 爱伦·齐尔 was at work delivering one of her promises[39] to the people. Kiel, under the authority of the Lionguard and the Captain's Council took control of the Mistlock Observatory for research into the Thaumanova disaster. While Ellen commanded Dessa to calibrate the machine to the event, the mysterious 阿苏拉 honestly believed that no such disaster ever occurred in the reactor site. When the 阿苏拉 was threatened to be taken to 狮子拱门, Dessa[40] expressed complete adamancy to stay with her work. Ellen discerned that Dessa was unusually loyal to her superiors and her work. She looked like her world was ending when told to leave the Observatory, Kiel observed.

When the event had been isolated, a group of Lionguard went in to investigate the fractal with 爱伦·齐尔 staying in the Observatory to observe from the outside. Within the fractal, the Lionguard were turned into an Inquest contingent. The fractal took place minutes before the reactor exploded, and as such the fractal showed off the charts energy readings and random teleportations. Upon two dead 阿苏拉, Dessa explains that they used to be part of her former krewe. The groups task was to reach the reactor core and take a sample, however, the reactor was too hot to retrieve the sample so they were tasks first to cool it down. They disabled the colliders in the adjacent labs to lower the temperature.

As minutes passed, the reactor began to overheat drastically. 绯红·刺荆 was observed with the reactor site. She explains that she warned the Inquest that chaos magic was a misnomer. She was also able to discover a breakthrough in magic; identifying a network of magical channels that crisscrossed the globe. Briar was able to conclude that the type of research the Thaumanova Reactor was used for, shouldn't have been done on an intersection of those channels.

When 绯红 disappeared, Dessa observed the energies with the site becoming something of an anomaly. She surmised that the full meltdown was only moments away. The anomaly was observed to be a creature of magical energy that was not seen in Tyria before. Neither Dessa nor Kiel were able identify the anomaly. Thereafter, the Thaumanova Reactor reached critical mass and exploded.

Later, within the Mistlock Observatory, Kiel gathered the information to take back to 狮子拱门 and also asked Dessa to come back with her.[41] Dessa refused explaining she cannot, but Kiel was adamant in not leaving the Observatory in Consortium hands. However, when Dessa attempted to walk through the portal to 狮子拱门, she reappeared back in the Observatory seemingly not remembering any of the events that have transpired. Back in Lion’s Arch, Ellen gathered the information on the disaster. She concluded that the Thuamanova Reactor was intended to study chaos magic, however the Inquest drove things in dangerous new directions. The Inquest claimed there was a link between chaos energy and Elder Dragon energy, but they ramped things up past the point of safe operations and caused the meltdown. They were also able to identify channels that this magical energy follows as it courses around and through the globe.

Wintersday achievement.png 欢度冬幕节

The Origins of Madness.png 疯狂之源

The Origins of Madness wallpaper.jpg

 在刚刚来到的1327 AE的和风季,守夜人开始记录发现在整个泰瑞亚的无数神秘的能量探测器[42],这些能量探测器的目的还是个谜。在席瓦雪山的错河谷,人们看到一座庞大的飞行物在传送一具扭曲提线木偶。这具类似守望骑士的巨型木偶悬挂在飞行物下。德曼修会推测这是某种武器,并准备将其停止。


真相逐渐揭示了,这具提线木偶由绯红·刺荆制造,被用来进行原因不明的武器测试。有人还发现,木偶需要发条惧魔来为其武器充电,由此它可以强大到足以毁灭整个地区。此外该地区还创建了传送门来确定发条可以连接到功率调节器以使它们得以驱动机器。德曼修会最终设置好了传送门,让联军得以接触到功率调节器。虽然这将损失大量的盟军,但当调节器被摧毁时与木偶的连接就会被切断,机器也将被停止。
包括玛乔丽,卡丝密尔,罗克丝和伯拉罕在内的所有受到过绯红计划影响的人,以及一位名为泰蜜的年幼阿苏拉与她的魔像小邋遢都参与了这次对机械怪物的战役。泰蜜对绯红和她的作品表现出了极度的钦佩,她解释说,作为一个杀人狂并不会让你在其他年轻的天才眼里不那么像一名天才。
击败提线木偶后,罗克丝提出了一个假设,她认为绯红并不在乎这场战役中自己的胜负。她解释说,绯红可能仅仅是为了“屠宰牲畜”而已。当这个小队开始对那些神秘能量探测器展现出担忧时,泰蜜向他们保证了它们仅用于搜索而没有攻击性。之后,洛根·萨克里赶到战场,恰巧遇到了泰蜜。炽天使的队长对一个孩子独处于战场上表现出了担忧,而泰蜜回应道她的父母都去世了。于是洛根同意带着这位小阿苏拉去狮子拱门。同时里特洛克·硫磺石和一群夏尔的一直在研究探测器,推理出探测器正在寻找某种充满魔力而巨大的物体。
在狮子拱门,德曼修会的学者爱拉•玛凯开始向所有健全者讲述无法无天的绯红·刺荆。这位学者阐述了这位希尔瓦里的历史,解释了她的所见已经超出了这个世界,这摧毁了她的心智。她还透露出修会已经定位了绯红在德曼修会地下的实验室之一。在此期间,罗克丝与里特洛克·硫磺石会面商讨她对于进入著名的滚石战团的试练。里特洛克解释说,罗克丝如果能杀死绯红·刺荆就一定能进入战团。而后伯拉罕找到了罗克丝的向她说明自己的顾虑:如果她进入了战团,她将不得不因处于这个秘密战团而受到限制。由于洛根和泰蜜被打断了伯拉罕只得留下罗克丝一个人思考。洛根厌恶有孩子出现在战场上,以为伯拉罕是她的监护人。然而,泰蜜不断地痛斥这位诺恩人并告诉洛根他们互相认识。接下来洛根因关心卡丝密尔在这个日子里的感受而约见了玛乔丽·德拉奎。玛乔丽还询问了毫不知情的洛根是否知道有谁的名字里有“E”。有人透露,光刃由于近期事件而一直与女王寸步不离并将洛根从她的身边甩开。之后,人们发现卡丝密尔是一名来自神佑之城的前贵族,他的家庭由于她的哥哥凯厄输光所有的钱而破产了。破产后,她的父亲代替凯厄接受了刑罚而被带到监狱。他们的房子和财产被没收了,但一名内阁护卫对可怜的贵族产生了同情。他允许卡丝密尔保留任意一样物品,于是卡丝密尔带走了那只一文不值但充满回忆的毛绒熊。后来,她的父亲死在了债务人监狱。
德曼修会随后抵达了绯红的秘密巢穴搜寻这位希尔瓦里的信息。他们在基地内部找到了不少值得注意的东西。许多手绘上面画有被荆棘和绯红那有所企图的盟友所缠绕着的苍白之树。桌上的设备一字排开,有微型能量探测器、发条原理图以及抗毒血清注射器。此外,墙上还发现一副绯红的导师欧麦德的肖像,这肖像整个被撕了个粉碎。最值得注意的项目是这位希尔瓦里亲笔所写的日记。这篇日记记录了当时绯红在她的噩梦里被一个存在不断地折磨着。这个存在通过死亡,毁灭以及命运的影像与希尔瓦里交流。绯红的意志最终被这实体耗尽了,她不再感到害怕。由此德曼修会决定探究这本日记的写作时间。

Edge of the Mists.png 迷雾边界

Edge of the Mists wallpaper.jpg

就在提线木偶威胁着罗纳通道的同时,某个晚上,以太之刃们找到机会救出了他们的船长,美琴。在这起越狱中,原警员卡纳克也获得了与他们一起逃离的机会,但他拒绝了。美琴逃跑后,以太之刃得到一条由绯红发给船长的消息,告诉她绯红为她在迷雾之地中准备了一份工作。此后,以太之刃得以打开一个传送门逃入迷雾之地中。在骚乱中,泰蜜追赶着船长穿过了传送门以期接近绯红,伯拉罕也很不情愿地不得不追了进去。第二天,雄狮守卫质疑了卡纳克在事件中的消极行为。卡纳克解释说他和绯红在自我决策上有着相似的定位但自己比她更我行我素。他试图寻找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定位,而绯红则想要将世界定义得更适合于她。据说这位希尔瓦里并不想逃脱,而是选择接受了他的处罚。没过多久在狮子拱门的能量探测器变为了绿色,预示着什么未知之物。

在神佑之城的死胡同酒吧,玛乔丽、卡丝密尔、和罗克丝注意到了绿色能量探测器。他们认为必须收集有关疯狂的希尔瓦里信息,以便更好地理解她在为未来做着什么样的打算。玛乔丽在德曼修会中有着良好的声誉,她提出帮助收集所有证据以便进行调查。人们得知玛乔丽和卡丝密尔邂逅于半年前米德一家破产时。她们在一起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了。此外,罗克丝也被发现有一个伴侣,然而他在一起矿难中和罗克丝的整个小队一起遇难了。
在迷雾之地中的一个新区域,伯拉罕和泰蜜一直追赶着美琴,然而泰蜜的魔像很快就遭到了破坏。伯拉罕得知泰蜜腿部的危险疾病剥夺了她双腿的力量。她还推测那种疾病不久就会将她身体的其余部分吞噬。泰蜜说她是卓加和沃尔普的护卫。她对绯红立场上的自由的欣赏胜过了她的本质可以胜任的领域。她还推测那些能量探测器沿着遍布整个大陆的“超然魔渠”,或着说更常见的称呼:魔径。她猜测魔径类似于洋流或气候的模式,但其是由魔力构成而非水或空气。魔径即为魔法能量沿其流动的路径。在正常情况下,人们无法看到或触摸它们,但它们是真实存在的。
在玛乔丽向德曼修会求援后,沃尔普和卡丝密尔协助她开始对过去的一年进行调查。她们清理出了一个欧麦德的机器,沃尔普推测摧毁了绯红的理智的只是她的灵魂中已经存在的部分,机器仅仅简单地将其暴露出来。另外在研究了熔火联盟的技术后,人们发现那些能量探测器是由相同的技术创建的,而且它们很可能是用于搜寻狮子拱门下的魔径。对船长议会的攻击也被发现是绯红为了在议会中插入一名傀儡以从内部削弱其防御而进行的;以太之刃也被发现是她在战争中的空中部队;人们也发现蒸汽生物与绯红的发条机械十分相似,这解释了她是如何控制他们的;在研究从噩梦之塔中的毒素时,玛乔丽发现它可以抵抗之前使用过的解毒剂。由此推测出绯红希望他们制造出抗毒素,以使她可以研制出更强力的混合毒药,使其能够投放于整个城市中。绯红的日记也被发现有从1322 AE排至1323 AE的时间戳。人们发现有些东西控制了她的一部分。绯红相信这是为了她好,而这个存在则是绯红计划的缘由。

根据这些信息,三人得出了一个结论:绯红正策划着一起对狮子拱门的不可阻挡的突袭。她们将信息告诉齐尔以争取布置防空系统,但其他船长的议会成员拒绝了,他们认为他们既然已经挫败了之前她的那些伎俩,那么他们还可以再挫败一次。

Escape from Lion's Arch.png 狮城逃亡

Escape from Lion's Arch wallpaper.jpg

浩劫终于降临了。狮子拱门——这座伟大的自由之都,泰瑞亚大陆上诸多居民共同的家园迎来了它最黑暗的一天。首先是以太之刃的飞空艇突然出现在城市上空并迅速破坏了几座阿苏拉传送门,紧接着是从地下钻出的熔火联盟,从海中涌来的剧毒联盟……须臾之间,城市就在他们的疯狂破坏中陷入一片火海。一座巨大的空中母舰缓缓驶来,抵达了避风港的上空,将一台巨大的能量钻探机打入水面之下,那正是此前能量探针所在的位置……绯红·刺荆,这个疯狂的希尔瓦里终于指挥着她的大军,开始了她最疯狂的入侵。
在袭击开始后的几个小时之内,雄狮守卫便已意识到他们无力招架了——虽然这些侵略军的进攻看起来非常无脑,但他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不过比起劫掠这座城市,侵略军似乎更着意于将雄狮守卫隔离在避风港之外,以确保那台巨型钻探机的安全。
 为了扩大破坏,入侵者们开始在狮子拱门里释放毒气[43]。雄狮守卫唯有放弃对城市的控制权,他们决定将城市中残存的居民迅速集中并转移到周边的临时避难所去。在罗克丝和伯拉罕的带领下,北面的交易广场成为确保平民们撤往甘达拉战区避难所的的最后屏障。而卡丝蜜尔和玛乔丽则在东面的外城区附近激活了一道临时的阿苏拉传送门,以确保难民能由此逃往罗纳通道的临时安置点。在南面,雄狮守卫组织着最后的残存兵力,死守马里纳堡垒,这也是逃往血潮海岸的最后通路。
在雄狮守卫和契约团联军的通力协作下,包括伊凡·咬刃在内的一部分市民得以撤出城市。这位黑狮交易商会的大老板靠他的牦牛们将残余的物资也转移出了狮子拱门。要知道大门早已在第一波袭击中遭受破坏,仅存一扇能够通过。雪德队长死死地守卫着这残破不堪的大门,而伊凡·咬刃竟在自己通过这扇大门后便将门关闭,把雪德队长(Captain Shud)和其他难民弃置与狮子拱门之中……
西南角,灯塔的工人们纷纷撤离,唯有祭司格雷狄(Priest Graidy)例外。虽然他的女儿艾林娜·格雷狄(Ellyna Graidy)努力劝阻,但为了让港外的船舶及时得知狮子拱门遇险的消息,祭司最终选择留下来面对自己未知的命运。
在马里纳堡垒,血手玛格努斯队长带领着雄狮守卫和熔火联盟展开搏斗。虽然玛格努斯在混战中失去了一只眼睛,但战斗总归是胜利了,这让爱伦·齐尔得以前往城市中心,开来了她之前获得的以太飞艇。面对城市里的越来越浓烈的毒气,齐尔命令剩余的守卫们和平民一起撤出狮子拱门。但受伤的玛格努斯不愿意,在他的生涯中,马里纳堡垒从未失守过。齐尔只好强行将他安置到飞艇上,和卡纳克,马里纳准将待在一起。
虽然在守夜人、德曼修会和密言教团的组织下,狮子拱门周边建立起许多露天的难民营,但无论哪一个都已人满为患。为了应对可怕的灾情,神佑之城用热气球[44].送来了救援物资,守夜人也对难民们开放了他们的巨大堡垒。尽管治疗师们在营地中倾尽全力抢救,但绯红散布的的毒气具有极强的腐蚀性,还是有超过一半的中毒者在痛苦不堪中失去了生命[45]
在难民营中,治疗魔像[46](原先的轰轰魔像,魔像机器人)致力于救助伤者[47]。它的日光和音局部能量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消减患者的毒素感染。不久后,炽天使们来到营地并找到了魔像,质问它曾经协助过绯红·刺荆的事儿(貌似是在南阳海湾时的陈年旧账了……)。当炽天使准备逮住它时,它逃进了守夜人要塞。
而在守夜人要塞里,大老板伊凡·咬刃还在念念不忘地抱怨爱伦·齐尔和玛格努斯队长,认为如果当初他们肯听从他的言论,狮子拱门就不会落到今天这般境地。没过多久,在紧急征兵中,这位夏尔大老板不甘不愿地加入了雄狮守卫队,并在爱伦·齐尔的安排下担任了军需官一职。治疗魔像找到了咬刃,表示基于协助对抗绯红的意愿,希望能成为咬刃的护卫魔像。咬刃刚开始时打算拒绝,因为她觉得魔像无法替他赚钱,但当考虑到接受它能博取一些船长议会的好感时,她最终同意了。
泰蜜也在守夜人要塞里,她正询问难民们是否在袭击中看到绯红本尊现身。泰蜜已经不打算和绯红合作了,但她依然对观察这个疯子的行为很有兴趣。她同时也透露卓加并不知道自己正身处此处。
卡丝蜜尔和玛乔丽呆在罗纳通道的石嘴谷营地里,她们一直在等待毒气消散。在逃到这里的过程中,有三成以上的人失去了生命。更多关于玛乔丽的历史也在此被披露。她很年轻时便加入内阁守卫,在和亲人的相处中,她和自己的母亲,妹妹关系融洽,但和父亲似乎有些隔阂(她对卡丝蜜尔解释:“我的父亲可不像你的。”)。而在退出内阁守卫后,玛乔丽选择加入了德曼修会,因为在这里有非常高端的情报网络。至于为何不加入密语教团,她解释是因为密语教团看起来实在太神秘了。
在同一营地,德曼修会的研究员们发现狮子拱门的毒气和当初噩梦之塔的毒气并不一样。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有效的抗毒药剂能中和它。他们还通过哈克蛙的帮助发现,即使不经由人体感染,这些毒素也能发挥极大的破坏力。修士们想进一步向难民们了解关于毒素的问题,但难民们由于严重的心理创伤,所能提供的帮助微乎其微。

Battle for Lion's Arch wallpaper.jpg 决战狮城

Battle for Lion's Arch wallpaper.jpg
See also: Lionguard Security Force

随着时间的推移,弥漫在狮子拱门的毒瘴消散在悲伤之海的海风中。雄狮守卫在三大组织的帮助下重镇旗鼓,作为对抗绯红的先锋部队冲进毁坏的狮子拱门建立据点。率先进入战场的第一部队是雄狮守卫保卫团第十四先遣队[48],他们要在狮子拱门的残骸中建立一个据点作为增援部队进攻的踏板。他们要尽可能的破坏敌军在城市中的设施以及占领并保卫交易广场直到增援部队到达。

当增援部队(下文统称盟军)终于抵达狮子拱门,绯红派出了她得意的突击骑士(assault knights),其扭曲的发条形态是对拉塔索姆的学院最大的嘲讽。失去了左眼的玛格努斯主导对巨大机器的进攻。没有毒瘴的阻碍,盟军就可以从地面接近绯红的钻探机,破城者号(the Breachmaker)。然而,玛格努斯认为只要绯红还活着,战斗将很快进入僵局。于是他命令一只雄狮守卫特遣队,爱伦•齐尔也在其中,登上飞艇杀死绯红一劳永逸。罗克丝,伯拉罕,卡丝蜜尔和玛乔丽还有治疗魔像(原来的轰轰魔像,现在配备防御能力)则自愿加入队伍。

尽管进入破城者号阻碍重重,但盟军终究击败了三个突击骑士并重新建立起连接母舰的远距离传输装置[49]。当特遣队到达钻机,绯红抛出自己强大的全息影像阻碍他们的进程。随着战斗的升温,维持全息影像的能量供应开始变得有些吃力,于是她亲自加入战斗试图消灭特遣队。当战况持续超出绯红的预期时,她不得不修改钻探机的功率,以增加破城者号的能力加速钻探速度。然而,能源的大量消耗仍然是这个疯狂的希尔瓦里坚守阵地的最大问题。她只好释放出碎片全息图,以降低其功耗。最后,绯红失去了耐心,她集中她所有的能量向先遣队发射了最后一击[50]。但最终她失败了,全息影像在绯红受伤后分崩离析。她疯狂的尖叫着逃进了破城者号,决心扭转她的失败。
因齐尔在战斗中受伤,于是特遣队暂时撤退回安全地带。治疗魔像决定留下帮忙治疗负伤的雄狮守卫。而罗克丝,伯拉罕,卡丝蜜尔和玛乔丽追踪绯红进入破城者号时,才发现困兽般疯狂的希尔瓦里。伯拉罕告诉罗克丝,一切结束后她就可以加入滚石战团。当他们赶到时,失去退路的绯红却开口问道,他们中的任意一个人是否想知道她为什么要制造这么多的混乱和破坏。伯拉罕打断了希尔瓦里的问话,他认为绯红在拖延时间。绯红并未理会继续说道,“泰瑞亚将跪拜在新主人面前”。当她问知道什么才是她的命运时,玛乔丽抽出了她的匕首,走向负伤的工程师。绯红在玛乔丽靠的足够近的时候引爆了事先设置好的炸弹,爆炸的冲击将所有人撞了开来。
在爆炸中,伯拉罕摔断了腿,而罗克丝的距离够远没有受到致命伤害。诺恩告诉罗克丝为了加入滚石战团她应该去追绯红,但她却选择留在她受伤的朋友身边。卡丝蜜尔赶忙检查玛乔丽的伤势(玛乔丽离的最近受到的冲击也最大)。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对卡丝蜜尔的呼唤丝毫没有反应。幻术师绝望的认为她已经死了。
情人的死亡明显激怒了卡丝蜜尔,她开始攻击绯红,要让绯红为玛乔丽的死亡付出代价。卡丝蜜尔尝试接近负伤的绯红,但希尔瓦里用手榴弹和炸药的威力迫使幻术师只能在边缘徘徊。她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爱人。卡丝蜜尔施展她的幻象终于成功对绯红·刺荆发出致命一击。“你们这群无可救药的蠢货,以为我的死可以拯救世界吗?”一抹狂妄的嘲笑凝固在希尔瓦里的嘴角,疯狂的绯红•刺荆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随后,罗克丝仔细检查了玛乔丽的伤势,确认玛乔丽只是受了重伤昏迷不醒。夏尔是能够拯救人类免于一死的,伯拉罕说道。罗克丝决定留下来显然是个好决定。

伴随着嘴角依旧挂着那抹嘲笑的绯红逐渐衰败的身躯,钻探机的钻头击中了魔径,在一片淡蓝的光芒中大地开始颤抖,耀眼的蓝色光柱从破城者号身下直冲云霄,带着蓝色光芒的裂痕犹如一条蟒蛇撕裂了大地向远方蜿蜒。它在地面游走,穿过奇术新星反应堆,越过山峦,冲进丛林,向地底钻去。地底深处,在一片淡淡的蓝绿色光芒中,一张遍布巨大牙齿的龙颚缓缓张开。丛林巨龙墨德摩斯觉醒!

Aftermath.

破城者号在巨大的能量柱猛烈的冲击之下迅速失去控制最终爆炸。母舰的碎片在爆炸中四处散落,永久的在狮子拱门的残骸上刻下了印记。
战争的硝烟伴随着绯红的失败终究消散在空气当中,留下伤痕累累的狮子拱门默默昭示着那场惨烈的战斗。即便连雄狮守卫都认为这片废墟已经不适宜继续居住,但人们依旧不肯离弃。不久之后,掠夺者(据说在废墟中曾经看到过盗墓贼和强盗)开始在废墟中收集他们能找到的任何东西(外来的游客们迫切的想一睹当年绯红之战的惨烈以及狮子拱门曾经的辉煌)。

三座纪念碑在狮子拱门中竖立,悼念那些战死在狮子拱门之战中的烈士,那些在战役中失踪的人们,以及那些在战斗中英勇奋战的英雄们。第一座纪念碑,记录了绯红围攻狮子拱门期间的那些牺牲者(具体的死亡人数并没有统计完整,人们相信上千人在绯红的攻击中死亡)的名字,其中有普通公民,雄狮守卫以及勇敢的志愿者。第二座实际上是面告示板,记录了所有在袭击中丧生的人。在其附近徘徊的是艾琳娜•格雷狄,已故祭司格雷狄的女儿。这位无私的祭司已经被确认死亡,在逃离狮子拱门时他让他的女儿跟着部队撤离而他自己留下用灯塔警告周边海域的船只远离狮子拱门。面板上贴满失踪的公民的寻人启事与照片,以及一些失去父母的孩子们的简笔画。最后一座则写满了名字,以及一份题词“正是那些勇敢的灵魂将狮子拱门从残酷的战争中拯救出来,他们作为英雄永远的记载在历史当中。”

希尔瓦里的初生者特拉赫恩,在狮子拱门凝聚三大组织成立了契约团。他在那里领导契约团,发展契约团。特拉赫恩解释说,之所以契约团没有正式帮助拯救狮子拱门是因为这不是契约团的成立目的。他们一直肩负着与上古巨龙的战斗。抵御外来攻击不包括在他们的管辖范围。然而,当巨龙的咆哮响彻泰瑞亚的时候,契约团站了出来。契约团认为是绯红的钻井将沉睡的上古巨龙唤醒。特拉赫恩解释说,如果他们知道那是她的计划,他们便可以合理介入独立城市的事务。(根据法律规定,契约团没有权限从法律,军事,或其他方式参与战争。其管辖范围仅局限于上古巨龙。绯红的攻击被定位为仅针对某城市的独立攻击事件。)
同时,位于东部平民区的死胡同酒吧内,卡丝蜜尔,玛乔丽,罗克丝和伯拉罕一起庆祝他们对绯红•刺荆的胜利。伯拉罕因他受伤的腿而行动不便。后来,泰蜜来到酒吧。她说,响彻整个泰瑞亚的是龙的叫声。他们推测,魔径好比魔法的海洋,绯红投掷了一块巨石激起破坏了海洋的平静,最终唤醒了沉睡在海底的巨龙。过了一会儿,炽天使团的贝林达•德拉奎来到酒吧寻找她的妹妹,玛乔丽。她说妈妈很担心于是便让她来看看。她爆料,玛乔丽小时候经常对她和其他的孩子吆五喝六,但事实上她是年纪最小的那一个。贝林达告诉玛乔丽她将在一个星期内到布里斯班野地远征队报道后便离开了酒吧。据她说一组黑市交易商一直在扰乱神佑之城的经济体系,经过调查确认他们的总部就在布里斯班原野内。她离开后,泰蜜抱怨卓加给她留了一大堆算术题作为她擅离职守的惩罚。泰蜜认为卓加只是关心她自己的记录并非关心她这个学生,如果泰蜜成绩好,那就说明她这个导师教导有方。罗克丝说,因为她没能杀死绯红等同于违背了里特洛根的命令,因此害怕回去复命(在夏尔的社会,上司可以当场处死没有成功杀死目标的下属,不论是不是技术问题,都等同于违背上司的命令。),一直回避着他的召回,所以只好躲藏在人类的酒吧里。此时此刻在这个小酒吧中,大家互相享受着彼此的陪伴渡过各自最脆弱的阶段。

未完待续...

参考信息

  1. 狼裔是一个诺恩人组织,由SigfastSkarti,他们是白熊·科纳特的儿子。
  2. 这是钢铁军团的一支部队,任务是庇护黑烟壁垒的安全。
  3. 很多其他信息也显示可能是斯瓦尼亚之子火焰军团或者其他组织
  4. 狮门守卫的报告显示财团并未取得船长议会的批准
  5. 过往记录显示,财团就是导致喀壳虫在 1325AE直接攻击狮子拱门的罪魁祸首
  6. 战争议会由Smodur the Unflinching召集,众多护民官参与其中
  7. Her warband the, the Pick warband, was killed while 罗克丝 was away.
  8. Those that deny giving fire magic to the Dredge are killed mercilessly.
  9. 那些拒绝将火焰魔法交给掘地人的成员都被残忍杀害.
  10. The 夏尔 have been having Baelfire rituals more regularly.
  11. 记录显示,派莫德斯可能是联盟的成因之一。
  12. The refugees had to sign a contract which most denied to read; legally binding them to the island.
  13. The Consortium are determined into making a profit from the island, denying to waste any opportunity.
  14. 诺恩 were more likely to be passive, due to their history of running from Jormag.
  15. Some Lionguards, such as Turma disliked the need for deputization of outsiders, and saw no need for such action
  16. The change, according to the 希尔瓦里 anatomy, can be caused by hardships, temperature, stress, or can be changed willingly, though rare.
  17. The Consortium use passive-aggressive means that stay within the confines of the law unless the agent must be eliminated such as the case of 卡纳克.
  18. Under 卡纳克, the golem was renamed NULL and was used as a defense mechanism against the Lionguard.
  19. Garrot was killed instantly in the attack as he was the closest to the discharge.
  20. Reports state Trembling Song, Astorra, Vorrk, Morraloo, and Kasparak were the individuals that fled the scene, but they were later discounted as suspects.
  21. he other two captains suffered major inflictions but survived as they were the furthest away from the discharge.
  22. She left the Ministry Guard after a conspiracy against a Minister, caused the death of a young child named Mendel.
  23. Records say she was grabbed so intimately that her fighting instincts never kicked in.
  24. 这个区域被永久创建的。证据显示,他们已经藏在这个山里很长时间了。
  25. The interrogation were mostly unfruitful. The pirates showed unusual loyalty and laughed maniacally when questioned.
  26. The 风裔 being suspicious of the pirates, chose to invest into the captain who showed loyalty; a trait they thought was hard to find in pirates.
  27. Aria Gnashfang, the war leader, chose to extort the city through force which was thought to be too simple for the pirate city.
  28. 齐尔获得52%的票选.
  29. 在科瑞塔狮鹫非常常见,慢慢演化成王国的象征。
  30. 在敌之炼狱和欧尔陆沉以后,科瑞塔成为泰瑞亚大陆仅存的人类王国。这让人觉得人类王国已经没落。
  31. The Watchknights were shaped in female forms to represent Queen Jennah's defence of the city and the kingdom.
  32. Rytlock used the same insult he used in 1325 AE, "I could say the same about YOU, 人类. Crawling back for forgiveness, Logan?"
  33. 竞技场的地面使用金属制作的,在没有节日时可以封闭。然而绯红篡改了控制权,可以随她意愿随意出入。
  34. 理论上来说,这就是绯红获得她的昵称刺棘的来源。.
  35. The Arbor continued to uphold its natural defense, which 绯红 used to her advantage.
  36. Caithe followed a different path to the Lionguard, choosing to stay hidden.
  37. The holograms, stolen technology from Dragon Bash, depicted the 以太之刃s and are recorded to explode upon impact.
  38. Faolain, being a former lover of Caithe, was a firstborn 希尔瓦里 that was taken by the Nightmare while Caithe stayed loyal to the Dream.
  39. To stay in the running with the financially secure Evon, she had to promise research which both Levvi and Magnus were going to back up no matter the outcome.
  40. This 阿苏拉 still to this day is an enigma to most. Not much is known about her except she works for the Consortium.
  41. Kiel was determined not to let such powerful research to stay in the hands of the Consortium but unforeseen circumstances left Kiel unwilling to do so.
  42. The probes were noted to electrify all you make contact with them as well as disturb underground creatures; making them aggressive.
  43. Reports from the Second Medical Response Squad state that the miasma felt like being scraped from the inside out. Many being infected with coughs and blindness for life.
  44. Captain Hao Luen, who was in control of the Xunlai Bank in 狮子拱门, expressed his resentment towards the 人类 capital for only sending balloons.
  45. Those that inhaled too much of the gas were beyond aid.
  46. The golem was first issued as Job-o-Tron on Southsun Cove as a Consortium 'Job Consultant'. After the attack on the island, the golem became Hobo-Tron begging in the Jubilee of Queen Jennah in 科瑞塔. After the golem was accused of involvement with 绯红·刺荆, Ho-Ho-Tron was committed to volunteer work in 狮子拱门 during Wintersday 1326 AE.
  47. During his time with the Consortium, the golem was programmed with an extensive medical and biological database.
  48. 雄狮守卫保卫团第十四先遣队的座右铭是‘Marriner's Might'.
  49. 通过使用与突击骑士一样的频率,黑进了母舰的系统中。
  50. 根据战斗日志,当时她使用了光能来强化她的主光能全息装置,用暗能强化了紫外光能全息装置.

参考资料(外部)


世界动态
0.0
0人评价
avatar